• <caption id="hvszjq"></caption>
    <wbr id="hvszjq"></wbr>

    <area id="hvszjq"> <address id="hvszjq"><embed id="hvszjq"></embed></address>
    <blockquote id="hvszjq"></blockquote>
    
    
    綿竹年畫曆史
    作者:     來源:     日期:2011-02-24     點擊:12735    

      
    綿竹年畫曆史悠久,但究竟起源于何時,至今還是一個謎。據《山海經》等記載,相傳在東海渡朔山上有一棵彎曲伸展三千裡的大桃樹,它的枝桠一直伸向東南方的鬼門,山洞裡的鬼神都要由此出入,樹下有兩位神将把守,是哥倆,名叫神荼(讀音伸舒)、郁律(讀音郁律)。他們發現有害人的惡鬼,就用葦索捆住送去喂虎,使人們得以安居樂業。從周代起每逢年節,人們便用桃木闆,畫上兩位神将的像,懸于大門或寝室門兩側,用以鎮邪驅鬼,祈福納祥。後來唐代,又出現了能鎮邪納祥的秦瓊、尉遲恭的畫像,這以後門神就越來越多了。不過,以往的門神,包括由門神演變而成的中國年畫,多由畫師手工畫成,直至宋代,由于活字印刷術的發明,木版年畫便開始在民間廣為流行和發展起來。待到明清以後,形成了各具特色和最大規模的中國四大年畫制作中心。即:四川的綿竹年畫與天津楊柳青、山東濰坊、江蘇花桃塢,被譽"中國年畫四大家"。乾隆、嘉慶年間,綿竹有大小年畫作坊300餘家,年畫專業人員逾千人,年産年畫1200多萬張,産品除運銷湖南、湖北、陝西、甘肅、青海和西南各地外,還遠銷印度、日本、越南、緬甸和港澳等國家和地區。
      綿竹因盛産一種韌性極好的竹子,繼而制作桃符,畫為“神荼郁壘”,使綿竹木版年畫在清代憶與天津楊柳青、山東濰坊、蘇州桃花無塢同稱為中國木版年畫四大家。
      綿竹木版年畫屬民間美術,它植根民間,其裝飾性和雕刻藝術,在早期顯然受到漢代四川畫像磚藝術的影響,從傳承下來的傳統木版年畫作品中,仍可以感受到磅礴的氣勢和天真、質樸、粗犷的生命活力。 唐代是我國的文藝複興時期當時我國已出現了最早的宗教題材的木版年畫,而木版年畫藝術與雕刻印刷術對于人類文化的大量傳播又提供了必要的條件。因安史之亂而進入蜀中的大批文人學士及畫師中道釋者居多,綿竹木版年畫也受到宗教畫影響,現存的綿竹年畫中的中堂畫“金剛”、“家神”、“魁星”和拓版“趙公鎮宅”等,内容和形式都和宗教畫同出一疇,其彩繪技巧和線條的裝飾味與四川寺廟中的風格極為相近。 宋代,四川更是中國四大印刷中心之一,木版印刷已發展到刻技純熟,印刷精美的程度。南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記汴京“迎歲節,市井皆賣門神……”吳自牧《夢粱錄》載歲終“畫門神桃符,迎春牌兒,紙烏鎮印鐘馗、财馬、回頭馬等,饋以主顧。”另有史料證明,宋代在以成都為中心的附近各縣都有生産年畫的作坊,尤以“小成都”而聞名的川西古城綿竹的雕版印刷更為發達。據《續編綿竹縣志》記載:“綿竹年畫遠在明代憶有相當成就……當時泸州及陝西蒲城地區已貼過内容喜慶的綿竹年畫。”
      明清兩個朝代,尤其是清乾隆年間,是綿竹木版年畫發展的輝煌時期。
      清代中葉,四川城鄉各地普遍興建會館時,多聘請綿竹畫師和塑匠雕塑神像,彩繪梁壁,使年畫師們的藝術在實踐中得以發展;綿竹造紙業不斷發展和革新,實驗成功“粉箋紙”;年畫作坊管理完善,分工細緻,專人專事,精益求精,不論刻版、敷彩都達到較高水平,并出現有特色的流派和個人風格;外省和本地畫商起了媒介的作用。綿竹縣志載:“商販遠自陝甘滇黔,裹銀來市易畫,仲冬則接踵城南,購運者遍于王道百五十裡。”
      由于以上原因,當時的年畫作坊發展到三百餘家,從業人員達一千多人,全縣每年生産門畫一千二百多萬份,畫條二百萬份以上。此時年畫行會“伏羲會”成立,每年辦會兩次,會上要對各路年畫進行評議,決出名次,這樣一來,更促進了綿竹年畫的發展,全縣作坊遍布城區及西南、闆橋、新市、清道、遵道、拱星等鄉村,各流派的特色也更加突出。城内老字号“傅興發”生産的門神工藝精細,五彩鮮豔,衣褶清晰,眉目生動。“雲鶴齋”的木版拓片享有盛譽。清道鄉“曾發皓”、“何雲發”的清水大袍自成一派,遵道鄉的仁女,娃娃戲鳳風格獨特。而肖華金專出鬥方樣張,有“肖鬥方”之稱。
      當時綿竹縣有大小年畫市場小市在塊中北河壩及清道鄉,從清道鄉起要擺到近城的南軒祠,約十五裡路。大市在城内南華宮,從臘月初一開始,每天要出售到二更天,直到臘月三十為止。綿竹年畫經畫商傳播,除省内民衆廣為張貼外,還銷于陝西、甘肅、青海、雲南、貴州,并遠銷今越南、緬甸、印度及東南亞各國。
      民國時期因農村經濟破産和軍閥混戰,民不聊生,大大影響了民衆對年畫的購買力,加上綿竹縣豪霸橫行,土匪嘯聚,大小紙廠被洗劫或燒毀,年畫作坊紛紛倒閉。昔年譽滿中外的綿竹年畫已是“丹青零落不成妍”的衰敗景象。
      綿竹年畫,由于新中國的誕生又獲得了新生。并從被視為不登大雅之堂的俗物而進入人民藝術之宮。經政府搶救扶持的綿竹年畫又添“新章”。1963年曾赴成都、北京舉辦了觀摩展覽,博得首都文化界和美術家們的高度贊揚。詩人郭沫若也即興賦詩一首。此後,綿竹年畫藝術在推陳出新、繼往開來的基礎上邁也了新的步伐,一批年青的年畫作者在老一輩藝人言傳身教的輔導下迅速成長越來,他們認真研究吸引傳統年畫藝術的表現手法和特點,并發揮現代藝術豐富的表現力,創作了一批又一批新年畫,這些作品以現實生活為題材,富于生活情趣,展示地方風情,參加了國内外美術作品展并獲獎,在藝術上達到了一個新的境界。
    重 福利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