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ption id="hvszjq"></caption>
    <wbr id="hvszjq"></wbr>

    <area id="hvszjq"> <address id="hvszjq"><embed id="hvszjq"></embed></address>
    <blockquote id="hvszjq"></blockquote>
    
    
    “5·20”殺人碎屍案紀實
    作者:張嵘 李洋傑 文/圖      來源:     日期:2014-05-29     點擊:56591    

      練膽 欲報奪妻之恨  洩憤 瘾君子殺人碎屍
      ——“5·20”殺人碎屍案紀實


      “5·20”本是一個浪漫甜蜜的日子,然而就在這一天,一段漂浮在我市孝德鎮毫照村溝堰裡的屍塊,卻牽出了一起兇殘的殺人碎屍案。令人感到震驚的是,案件偵破後,落網的嫌疑人竟主動向警方坦言,他殺死被害者并肢解抛屍,洩憤之外,還隐藏着一個重大的秘密:練膽,為報幾年之前的奪妻之恨!

      殘屍現 死者疑為年輕機修師傅

      5月20日清晨6點47分,我市警方接到報警,稱在孝德鎮毫照村3組一處田邊溝堰裡發現一段屍塊!接警後,綿竹警方迅速将案情上報德陽市公安局。很快,德陽、綿竹兩地民警趕到了現場。

      在現場勘驗中民警發現,漂浮在溝堰裡的屍塊無頭,且兩腿也從膝蓋處被砍斷。死者上身穿麥浪牌體恤,下身僅穿一條内褲,上衣上粘有大量油污。死者左手臂上繪有繁體“龍”、“忍”字、心髒圖案、三處“I love you”等紋身。其前胸被刺7刀,其中2刀刺斷第五根肋骨,1刀刺破心髒,1刀刺破肺部,背部也有2處刺創傷,但傷口都不深。

      根據屍塊的情況法醫推斷,死者體型偏瘦,身高約165公分左右,年齡在25—30歲之間,可能從事汽車、摩托車修理或機加工等工作。鑒于案情重大,兩級警方迅速成立綿竹“5·20”殺人碎屍案專案組,抽調精幹警力全面開展案偵工作。

      查屍源 警方順流而上摸排偵查

      案發當天,專案組在我市孝德派出所召開了第一次案情分析會。會上,副市長、公安局長胡建強組織案情研判,要求全警聯動追查線索,争取限期破案。

      由于現場并沒有血迹,結合屍塊呈現出的狀态,警方判斷發現屍塊的溝堰并非第一現場。由于這條被當地人稱作“西堰”的溝堰上接人民渠三十支渠,警方便沿渠順流而上,摸排偵查,尋找屍源及可能存在的目擊者。

      經過幾天的大量走訪摸排,專案組很快列出了幾名可能的被害者,但随即又被一一否定了。5月24日,專案組了解到,我市某鎮一家企業裡,有4名外地人近期突然不知去向,其中1人上身穿着很像死者裝束。專案組民警迅速趕到該鎮,但經過仔細核查,這個外地人并非死者。

      25日上午,德陽旌陽警方向專案組反映了一條重要線索,旌陽區天元鎮五金機電城内一家修車店,有一名男子近期失蹤。專案組民警立即找到失蹤男子的家屬,經詢問得知,該男子姓謝,身高163公分,現年27歲,于5月15日失蹤,體貌特征與案發無名屍塊非常接近。

      專案組民警迅速對這名謝姓男子的社會關系進行排查,發現40多歲的綿竹人劉永軍(化名)曾在15日與謝姓男子有過聯系。同時,有人向警方反映,近日曾在劉的手機内看到過一張兩條血淋淋大腿的照片。據此,警方初步認定劉永軍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25日晚9點左右,專案組民警獲悉劉永軍正待在位于德陽市旌陽區工農村的自己租住的房屋内。當晚10點,專案組民警在房間内成功将犯罪嫌疑人劉永軍抓獲。

      起紛争 怒殺毒友大卸四塊分屍

      “我曉得你們抓我咋子,是我殺了小謝。”這是劉永軍見到民警後的第一句話。劉永軍很快交待了自己殺人碎屍并抛屍的全過程。

      原來,劉永軍有着近20年的吸毒史,而小謝在經營修車店的同時還幹着販賣毒品的不法勾當,他也是劉永軍購買毒品的上家之一。但在劉永軍看來,小謝為人很不“地道”,“經常是我錢給夠了,他給的‘藥’卻分量不夠。”劉永軍說,為此兩人經常發生争吵,而每次小謝言語都十分粗鄙,讓他很受不了。

      5月15日,小謝稱自己手機壞了,要劉永軍幫忙拿去修,劉趁機敲詐,向小謝索要200元現金,外加200元的“藥”(毒品)。當小謝如約駕車前來時,劉永軍嫌他帶來的毒品分量不夠,兩人發生争執。劉永軍說,小謝粗俗的言語讓他十分惱怒,“他罵我可以,但憑啥子罵我媽?”

      争吵一陣後,劉永軍決定要“教訓”一下小謝。于是他假意拿出毒品請小謝吸食。就在小謝坐在凳子上彎腰吸食毒品時,劉永軍右手抓起一把獵刀,左手扼住小謝的脖子,朝小謝後背猛刺了2刀。小謝随即起身掙紮,劉永軍又持刀朝着小謝胸、腹部一陣猛刺。很快,小謝倒在地上沒了動靜。

      随後,劉永軍将小謝的屍體拖到廁所裡,然後回到客廳裡繼續喝酒吸毒。酒足“毒”飽後,劉永軍用菜刀将小謝的屍體肢解成4塊,然後開着小謝的汽車,将屍塊抛棄在什邡與彭州交界的人民渠三十支渠裡,然後駕車到了綿竹。

      劉永軍稱,自己将小謝的屍體肢解并非因為與他有什麼深仇大恨,隻是為了搬運屍體方便,不引人注意。

      5月24日晚,劉永軍駕車返回德陽,在途中因翻車,遂棄車回到旌陽區工農村的租住處。

      為練膽 蓄謀已久欲報奪妻之恨

      “也是你們把我抓到了,不然的話,廣漢那個姓林的,絕對活不過27号!”25日晚,面對審訊的民警,交待完殺人碎屍的犯罪行為後,劉永軍冒出了這樣一句話。

      劉永軍說的這個姓林的廣漢人叫林發貴(化名),曾經是自己一起在社會上混的、很要好的“兄弟夥”。“其實我殺小謝,除了不安逸他罵了我媽,主要是為了練膽。”劉永軍稱,他已謀劃了很久,要殺死林發貴,以報幾年前的奪妻之恨。

      原來,劉永軍一直不務正業,不僅曾因盜竊多次被判刑,也因吸毒多次被送去戒毒所。“每次去戒毒所都是1年多時間。”劉永軍說,幾年前,趁自己正在戒毒所接受強制戒毒的機會,林發貴竟不顧兄弟情分,勾搭上了自己的老婆。從戒毒所回來不久,劉永軍便發現了兩個人的“秘密”,立即與妻子離了婚。同時也在心裡埋下了報複林發貴的念頭,并一直在謀劃實施。

      劉永軍稱,5月15日與小謝發生争執後,他在打算“教訓”小謝的同時,便盤算着“教訓”完小謝後,利用小謝的車去廣漢實施對林發貴的“報複”,隻是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就被警方抓獲。

      目前,劉永軍已被我市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中。  


    重 福利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