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ption id="hvszjq"></caption>
    <wbr id="hvszjq"></wbr>

    <area id="hvszjq"> <address id="hvszjq"><embed id="hvszjq"></embed></address>
    <blockquote id="hvszjq"></blockquote>
    
    
    為錢起糾紛 六旬老漢怒殺推銷女
    作者:□本刊記者 周靜     來源:     日期:2012-07-03     點擊:25791    
    為錢起糾紛 六旬老漢怒殺推銷女
    ——5·18天池宜苑殺人碎屍案始末
      “知道嗎,天池宜苑裡面發生命案了,屍體放到洗衣機裡邊在,吓死人了!“曉得不?漢旺新城發生一起碎屍案,被害人被砍成一塊一塊的,好吓人哦”……自5月下旬以來,我市街頭巷尾都在熱議這一離奇的殺人碎屍案,而且各種版本都有,越傳越玄。
       近日,随着相關機構對被害人DNA鑒定結果正式出爐,公安機關以涉嫌故意殺人對犯罪嫌疑人楊華元正式逮捕。經過連夜審訊,這起駭人聽聞的殺人碎屍案真實情景最終浮出水面。
       ■安徽女上門推銷 因質量起糾紛
      5月18日晚上6點過,忙碌了一天的楊華元從九龍工地回到漢旺新城天池宜苑A區四樓的家中。由于老婆、兒子和媳婦常年在興隆場鎮做生意,很多時候都是他一人在家。環顧四周,這個漂亮而舒适的新家略顯冷清。楊華元是天池鄉大天池村人,今年60歲,近段時間他在九龍鎮承包了一個修河堤的小工程,每天工地、現場到處跑。當晚,回到家裡的楊華元用電飯煲煮上飯,然後坐在沙發上修理壞了的墨鬥線。
      “叮鈴鈴”,門鈴響過之後,一名40歲左右、身材略胖的女性笑盈盈的站在了門口。“大哥,我是推銷清潔劑的。可以進來嗎?”“可以!”老楊友好的表示。進屋後,中年女人向他推銷起了一種叫做“優潔牌的綠色清潔劑”。幾番讨價還價,兩人達成協議:8瓶一件原價360元一件的清潔劑優惠賣給楊華元298元。談妥生意,中年女人有些高興,她站起來繞着房間轉了一圈,問道:大哥,你們家這麼漂亮咋你一個人住?楊華元連忙說道,我老婆和兒子、媳婦他們在場鎮上做生意,有時候回來。随後他又問起中年女人的情況,中年女人告訴他,自己是安徽人,已經離婚兩三年了,老闆帶着她們團隊一起到外地搞銷售。交談中,得知中年女人有意重組家庭,聯想到自己有個九龍的朋友老婆在地震中遇難,各方面條件挺合适,楊華元決定給朋友和這個中年女人做個媒。不知是想盡快收錢脫身,還是真的想與老楊去見這個男人,中年女人趕緊催楊華元先把錢給她,然後再跟着一起到九龍去見他的朋友。
      楊華元随手把錢給了中年女人,看到女人急于想走的樣子,他多了一個心眼,忙說:你等等,我試試這個産品到底有沒有效果。他走進廚房蘸了一些擦拭抽油煙機,卻發現沒什麼明顯的效果,頓時覺得有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便向中年女人提出退貨。但錢已到手的中年女人說啥也不同意退貨,她說,老闆規定,既不退錢也不退貨,并一邊說一邊朝廚房外退,想借機離開。
      眼見中年女人想急于離開,楊華元便伸手阻攔。由于楊華元個子瘦小,在阻攔的過程中,身強體壯的中年女人一下子将他撞倒在廚房的牆角邊。拉扯中,又痛又氣的楊華元随手将手中正在修理的墨線繞在了中年女人的脖子上,并用盡全力使勁拉扯。女人拼命反抗,楊華元就死死扯住不松手。大約20多秒鐘後,楊華元突然發現中年女人的鼻孔裡沒有了呼吸,他用手一探,吓得癱軟在地。緊接着他又是掐人中,又是做人工呼吸,但依然沒有任何效果。
       ■分屍棄荒野 抛屍毀證據
      楊華元望着倒在廚房中的屍體十分害怕,他知道一旦暴露,自己肯定要殺人償命,這個好不容易才建起來的家就徹底完了,他不願意親手毀了這個家。經過長達半個多小時的掙紮和糾結,他将手中的煙一掐,決定學影視作品中的情節:毀屍滅迹。随後,他用菜刀和鋼鋸将屍體殘忍的分解,并将廚房裡的血迹、碎屑全部清洗掉。随後,楊華元在沙發上坐了整整一夜,思考着如何将這些碎屍塊處理掉。
      次日一大早,楊華元用一個黑色帆布挎包将死者的頭顱裝上,像往常一樣若無其事的朝九龍的工地走去。到了工地,稍作安排後,他便對同事謊稱自己有事,獨自背着帆布包向貓兒坪方向走去。途中,他爬上一個山腰,将死者的頭顱埋在一個僻靜之處。
      當天下午,楊華元回到家吃罷晚飯,又用包将死者的衣物和四肢裝好丢到漢旺新城工業園附近河壩裡的荒草叢中,随後返回小區,還若無其事的跑到茶館裡打了一場麻将。
      5月20日下午,楊華元一下班回到家就聽到老婆、兒子和兒媳在抱怨:家裡到底放了什麼東西,滿屋都是臭味。此時,楊華元依然非常鎮靜,他對老婆說,是自己和朋友在清平偷了一條豬,一人分了一半,由于家裡沒有冰箱,又吃不完,他便将剩下的豬肉放在了洗衣機裡。随後,他提議道:肉都臭了,也不能吃了,待會兒我把它拉出去丢了。兒子随口接到:反正一會兒我們要回興隆,到時我們幫你丢。随後,楊華元将剩下的屍塊裝到兩個口袋放進車裡。不知情的老婆兒子還真以為是放臭了的豬肉,車子一上路,他們就将口袋扔進了漢旺沿山公路至拱星路口的紅岩支渠裡。他們做夢也沒想到,扔下去的是一個女人的屍體。
      ■上門推銷音訊全無 大活人離奇失蹤
      被害中年女人名叫李淑蓉,安徽宿州人,與妹妹以及其他幾個姐妹一起跟随老闆和老闆娘從安徽到成都一路推銷清潔劑,5月17日達到漢旺。由于要上門推銷産品,他們一般選擇晚上7點至9點住戶家裡有人時到小區挨家挨戶推銷。
      5月18日晚上7點,老闆帶着團隊7人來到漢旺新城天池宜苑推銷産品。按照慣例,老闆将隊伍分為兩隊:被害人李淑蓉分到A區,其妹妹分到B區,大家約好:9點鐘在小區大門統一集合收隊。
      不知是有意還是巧合,當晚8點多的時候,李淑蓉遠在安徽老家的丈夫打電話找她,但電話通了兩次都被挂斷,第三次接通後卻無人說話,随後,李淑蓉的電話就關了機。着急的丈夫怕妻子發生意外,趕緊給小姨子打電話詢問咋回事。小姨子叫他别慌,稱可能是姐姐正在幹活或者是電話沒電了,待收隊後她叫姐姐給他回個電話。
      當晚一直等到9點半,也不見李淑蓉的人影,老闆和其妹妹非常着急,找遍整個宜苑小區也沒看見人,随後便向漢旺公安分局報了案。分局立即出動警察在附近尋找,忙碌了大半夜也沒有結果。由于天池宜苑屬天池派出所管轄,次日中午,李淑蓉的妹妹又趕到天池派出所報案,派出所立即将這一情況向公安局刑警大隊作了彙報,并請求支援。
      ■一條短信露端倪   抽絲剝繭尋真兇
      面對李淑蓉的離奇失蹤,其家人十分着急,辦案民警也加大了尋找的力度,但苦于沒有有價值的線索,除了找人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正在這時,從安徽連夜趕來的李淑蓉的丈夫給辦案民警提供了一個重要線索,使案件偵破工作柳暗花明。
      原來,5月21日淩晨李淑蓉丈夫的手機突然接到一個陌生号碼的空信息。李淑蓉的電話有防盜功能,為了避免電話被盜或丢失,她将自己的号碼與丈夫的号碼捆綁在一起,一旦有人盜竊或撿到這個電話,新的卡号就會自動給他的電話發來信息。到底是妻子電話掉了還是發生了意外?擔心妻子安危的丈夫立即帶着孩子連夜驅車趕到綿竹。
      這一重大線索使整個案情出現轉機,辦案民警立即對該号碼進行排查。經過調查發現,該電話号碼的主人叫楊華元,住在天池宜苑A區13棟3單元4樓。聯想到李淑蓉當晚就是從該小區離奇失蹤的,警方立即對楊華元展開了秘密調查。
      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原來,楊華元是個“二進宮”,曾于1979年因盜竊罪入獄,1985年刑滿釋放,2000年3月又因強奸未遂被判一年。難道,李淑蓉失蹤真的與楊華元有關?随後,警方加大了對周邊鄰居的走訪調查。鄰居通過照片指認,被害人李淑蓉在5月18日晚上确實到該樓棟進行過産品推銷。随後,住在楊華元樓下的鄰居向警方反映:18日當晚,樓上一直“乒乒乓乓”響個不停,下水管道也流了大半夜,同時他們還發現下水管道有血水滲出。警方立即提取血水進行化驗,經過鑒定發現,這些血水并不是通常的動物血,而是人血。
      種種迹象表明,楊華元有重大作案嫌疑。5月23日,警方一邊對楊華元進行詢問,一邊派出民警深入其家中進行搜查。經過仔細搜索,警方在其家中搜出死者推銷的清潔劑一件,并在廚房、衛生間的牆壁、地面發現大量血迹,同時還在地漏、竈台等處發現多處疑似人體組織。經過德陽連夜進行DNA鑒定,發現這些血迹和疑似人體組織均為李淑蓉的。警方判定:李淑蓉已經被害,而楊華元的家為第一案發現場。
      鑒定結果出來後,警方立即對楊華元進行拘傳,并連夜展開審訊。剛開始,楊華元還拒不承認,但通過警方強大的政策攻心,面對确鑿的證據,他最終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警方根據楊華元的交代,随後在九龍山上、漢旺工業園河灘地以及紅岩支渠拱星、綿遠段河裡和田壩将被害人散落的屍塊找到。近日,DNA比對結果出爐:這些均為被害人李淑蓉的。
      至此,這起手段殘忍、令人發指的5·18殺人碎屍案圓滿告破,等待犯罪嫌疑人楊華元的将是法律的嚴懲。

    犯罪嫌疑人楊華元指認現場

     

         
    重 福利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