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ption id="hvszjq"></caption>
    <wbr id="hvszjq"></wbr>

    <area id="hvszjq"> <address id="hvszjq"><embed id="hvszjq"></embed></address>
    <blockquote id="hvszjq"></blockquote>
    
    
    【話·年】年畫鬥方诙諧有趣 #網絡中國節·春節#
    作者:唐妮 文/圖 責編:李蓮     來源:綿竹市融媒體中心     日期:2022-01-25     點擊:7017    

    又是一年新春到,年畫的身影開始出現在街頭巷尾,門神畫、神像畫成為市民選購的熱門。而另有一種内容新穎、題材豐富、诙諧有趣的年畫類型也逐漸走入百姓家中,成為居室裝飾的“好幫手”,它便是鬥方類年畫。1月18日下午,記者來到綿竹市年畫博物館,傾聽綿竹木版年畫傳承人賈君講述年畫鬥方的起源與故事。

    “鬥方是工匠和藝人在勞動之餘,共同擺‘龍門陣’擺出的新章,多是參照民間流傳的曆史故事、諷事寓意的神話傳說和诙諧辛辣的戲劇文學,其中《老鼠嫁女》《三猴燙豬》《麻雀娶親》等作品流傳最廣。”在綿竹年畫博物館鬥方展示區,一幅幅寓莊于諧的年畫鬥方安靜陳列在牆上,生動的造型、活潑的構圖、富麗的色彩,給人回味悠長的審美感受。賈君一邊走,一邊娓娓道來。“年畫的鬥方一般都貼在室内,規格多為三毛。畫師将年畫與人們的生活方式、風土人情、社會現象緊密結合在一起,有着畫中有戲、百看不厭的效果。”

    賈君說,年畫《老鼠嫁女》的故事流傳頗遠。很久以前,一對年邁的老鼠夫婦,想要為漂亮的女兒尋找一位有權勢的夫君。他們向高高在上的太陽提親,太陽一聽,皺起眉頭說:“我不行,雲一來,就把我遮住了。”他們又找到雲朵,雲說:“我不行,風一來就把我吹散了。”老鼠夫婦又去找風,風不安地說:“我不行,要是遇到牆,我就被擋住了。”他們又找到一堵牆,牆卻說:“遇到老鼠,要把我鑽垮。”夫妻倆面面相觑,心想還是自己的同類本事大,但他們又琢磨着,老鼠最怕貓,貓應該是世界上最強大的。于是,老鼠夫婦找到了花貓,堅持要将女兒嫁給它。花貓哈哈大笑,滿口答應下來。在迎親當天,老鼠們用最隆重的儀式送女兒出嫁。可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花貓從背後竄出,一口吃掉了自己的新娘。

    喜慶熱鬧,是《老鼠嫁女》帶給記者最直觀的感受。在高54厘米、寬40厘米的畫面上, 十餘隻老鼠組成迎親隊伍,扛着彩旗與鑼鼓,一路吹吹打打,喜氣洋洋地引着一頂大紅花轎踏上送親之路。在隊伍最前方,一隻碩大的花貓蹲踞而坐,腳下踩着一隻灰色的老鼠,仿佛正昭示着故事的結局。“《老鼠嫁女》寓意着凡事一味追求權勢,得到的結果未必能讓人如願,而平凡樸素的願望則往往能得到圓滿。”賈君說。

    在展區的另一邊,記者見到了傳統綿竹年畫最具特色的諷刺小品《三猴燙豬》。畫面中,三隻狡猾的猴子和一隻富态的豬圍坐在方桌邊,正在玩紙牌賭博,桌面上堆滿賭資。在豬的身旁,侍立着兩名窈窕少女,為它端茶、遞旱煙。三隻猴子串通一氣,趁着豬用手調戲少女之際,暗中在桌下用腳傳遞紙牌作弊,神不知鬼不覺地赢掉豬的錢,把豬“燙”得夠嗆。

    “整幅年畫構思巧妙獨特、形象活潑俏皮、情景诙諧幽默,畫師用過硬的畫功刻畫出四個栩栩如生的賭徒形象,寓意深刻,令人捧腹。”賈君說,相傳創作《三猴燙豬》的畫師家中有一個嗜賭如命的兒子,将家産抛擲于賭桌,畫師苦口婆心換來兒子的屢教不改,于是便創作了這副明清民俗文化中的“反面教材”,告誡世人要遠離賭博。後被匠人雕成木版,印成年畫,流傳下來。

    “燙”,在四川話中,有愚弄捉弄的意思,是典型的四川方言,體現了川人幽默風趣的個性。《三猴燙豬》通過動物拟人化的表現手法,以情寓意、以意補彩、以彩碩形,體現了四川濃郁的地域特色和一方人文。如今,《三猴燙豬》的題材仍然受到廣大年畫藝人的青睐,不僅見于鬥方等居室裝飾年畫,也被畫上了牆壁,被大衆觀賞。

    賈君告訴記者,在衆多年畫類型中,鬥方類年畫是老百姓最喜聞樂見的一種藝術表現形式。它的創作手法簡單、題材内容多樣、立意生動有趣,充分滿足了廣大勞動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加入了年畫創作的隊伍,他們用更加新穎诙諧的表現手法,讓鬥方類年畫煥發了新的生命力。”

     

    重 福利影院